頭條日報: 服飾老店東歎西區難復興

頭條日報 (日期不詳)

 


※簡漢榮和他的旗袍店多年來見證西區的興衰,心裏有萬分感慨。


※光興洋服東主陳先生自上世紀七十年代承繼家族洋服生意,一直經營至今,笑言現時開鋪都是為了過日辰。


※縫製旗袍,一針一都講求精巧手工,簡漢榮說最重要是細心,不可心急。


※現時做一件旗袍,連工包料約二千多元,簡漢榮強調是物有所值。


※舊式衣車保存良好,是裁縫師傅的好拍檔。


※美華時裝鄰近荷李活道,故偶然會有外籍遊客前來拍照。


※軟尺、木掃等可說是做洋服的必備工具。


※價錢牌流露點點懷舊味道,現在已很少見。


※光興洋服店沒有裝設大門,皇后大道西巴士路過時,置身店內的陳先生說噪音頗為吵耳,但多年來已習慣了。

  地鐵港島西終於落實「上馬」興建,一時間西區發展成了討論話題。你對港島西區認識又有幾多?經營縫製旗袍及洋服的兩位東主,訴說西區由昔日的繁華熱鬧變成今天過時的舊區,看後定能助你勾畫出西區近年的興衰實況。

  文:Dicky 圖:褚樂琪

  人罕至 旗袍店靠熟客維生

  走進面積僅三百餘平方呎的美華時裝店,先被左右兩行排列井然的布疋所吸引,這些色彩鮮艷的布料經東主簡漢榮左裁右縫後,便會成為一件盡顯女性條美態的旗袍。他於上世紀七十年代接手這門家族生意,當時很多人都以旗袍作為日常便服,店鋪生意自然興旺。三十名師傅應付每月約三百多件旗袍定單,簡漢榮自豪的說:「不少客人每次訂造十多件旗袍,定單多到應接不暇!」

  《色,戒》掀不起旗袍熱

  可惜隨時代轉變,旗袍店生意大不如前。「老師傅『走』的『走』,退休的退休,現在公司只有四名師傅;加上現代人愛穿西服,令旗袍需求大減。現時來幫襯的客人,主要是家中辦喜慶事,新娘來做裙褂,媽媽則來做旗袍;另外還有一些粵曲發燒友,來訂造登台表演的旗袍。」簡漢榮透露,03年「沙士」期間,更曾試過一星期也沒「發市」;就算早年電影《花樣年華》及近期大熱的《色,戒》叫好叫座,亦未能掀起購買旗袍的熱潮。「旗袍好『蝦』人,女士們個個驚肥,怕自暴其短,與其穿起沒有湯唯般婀娜多姿,就索性不買!」

 

  老鋪情繫皇后大道西

  兩代相傳的旗袍老店生意,由昔日的興旺到今天的不濟,就恍如由繁華熱鬧的中環,走到古舊冷清的上環及西營盤。簡漢榮和他的旗袍店,多年來一直「駐守」西區,搬來搬去,都離不開一條皇后大道西。「現時店鋪主要靠做熟客生意維持,若搬離此區,我怕這班『米飯班主』會找不到。」簡漢榮的熟客已幫襯他很多年,不少更會從粉嶺,甚至南丫島等住所,長途跋涉前來選料訂製衣飾。他說西區市況十年如一日,大部分店鋪都靠熟客生意維生,「在這區開新鋪注定等『執笠』。你看這一帶的人流,我拿支機關槍亂掃也掃不死人!」於02年,位於旗袍店對面的大型屋苑帝后華庭正式落成,簡漢榮以為會因此而引來生客,「結果情況沒有絲毫改變,生客依然欠奉。我亦從此死心,始終此區並非購物熱點。」

  本地的旗袍師傅日趨減少,年輕一輩又不屑入行,將近六十歲的簡漢榮欷歔的說:「子女對這門生意不感興趣,我亦不希望他們投身這個行業,因為是沒有前景的。所以旗袍店注定後繼無人。我覺得最遺憾的,是看到這門傳統中國手工藝最終可能會失傳。」

  人情味濃 西洋服店為街坊服務

  本港華服行業走下坡,其中一個因素是西洋服飾的崛起,後生仔個個嚷要度身訂造一套「老西」,穿西裝儼如是一種追得上潮流的身分象徵,洋服店愈開愈多,每日客似雲來;誰會想到,像光興洋服店這類曾經每天有一萬元生意額的西洋服飾店,會淪為現在了無生氣的古舊老店?

  打工仔爭相訂造「老西」

  位於皇后大道西中段的光興洋服店,店鋪面積與上述美華時裝店相若,店內裝修非常簡單,兩旁放滿各類西服布料,以往繁忙熱鬧的做衫房間,今天已烏燈黑火,東主陳先生指,昔日十多名做衫師傅早已退休,現時的定單多數會外判予相熟師傅主理。自上世紀六十年代在西區開業,陳先生於七十年代接過父親的棒,承繼這門洋服生意。「七十年代時期,光是西區已有超過三十多家洋服店,六百元一套西裝,以當時物價水平來說,算是相當昂貴,但不少在寫字樓工作的男士都會來幫襯,訂套『老西』返工。」上世紀九十年代初,一套西裝連工包料約一千多元,但訂造者仍大有人在,陳先生指公司平均每日也有萬元生意。

  沒有特色的港島西區

  隨成衣業的興起,度身訂造西裝的人便愈來愈少。「西裝最快也要兩個星期才弄好;成衣即買即穿,大中細碼任揀,令我們的生意額頓減。」陳先生坦言,現時鋪頭生意不佳,主要靠做街坊生意維持,例如幫學生哥做校服褲或替附近小型酒店職員做制服褲。「在這區生活和工作五十多年,街坊街里都很熟落,經常會互相照顧。」陳先生難忘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店鋪附近大廈發生的一場火災,當時熊熊烈火逐步逼近,陳先生的父親率領公司上下員工「撤退」,街坊們忙通知附近居民疏散,幸而最終安然無恙。

  問到西區有何特色時?陳先生笑道:「最大的特色就是沒有特色!」他指出,幾十年前西區尚算熱鬧,但隨附近戲院結業後,人流愈來愈少,來這區的多數是為了買參茸海味,大部分時間四周都十分冷清,「這區沒有大型購物商場,又沒有戲院,怎會有人流?現在開鋪都是為了過下日辰,做熟客生意,都不會奢望有生客幫襯。」

  離開光興洋服店,記者舉目四周,果然人稀少,實在無法想像數十年前這區繁華熱鬧的盛況。然而正如陳先生所言,靜有靜的好處,這區人情味較濃,若將這區發展成如中環的繁盛區,對於在這裏生活安寧的長者來說,究竟是好還是壞?

  

 

 

資料來源 : 星島日報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